陳大惠老師對一個殺人姦屍犯的採訪

431668_296555860458318_525693187_n  

下邊要採訪的這個人也是個死刑犯,但是這個案件太慘了,這個罪犯很年輕,剛二十六歲,從河南到廣東博羅來打工的,幹了什麼呢?把母女倆,這個媽媽也是二十多歲,這女兒剛一歲多,都給殺了,而且更令人髮指的是什麼呢,姦污屍體,就是奸屍,就這麼個人,這個犯人這母女倆,拿刀捅了不知道多少刀,後來他說這個警察給他看這些照片,他自己他都不敢看,你說多慘。

 第一個我們作為採訪,就想問​​你說這樣一個人,他是哪來這麼個人呢?生出來的人你看那個小嬰兒都很好嘛,怎麼出來這麼個人?什麼原因造成的?慘無人道、滅絕人性,這還是人嗎?哪來這麼個人呢?我覺得真的,我們公安機關、司法機關、專家學者、老幹警們都要研究這些案例,研究了把那個根源找到才能杜絕,以後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人,這是我們職責所在,所以我們做這個節目也在幫著找這個原因,我們的希望,不要再出現,不光我們中國,全世界都不要再出現這樣的人,誰教他?受什麼影響了,他變成這樣的,沒有人性了,令人髮指。

 採訪三

 犯人:案發的時候,那天晚上就是說看了一點那個黃色錄像,然後第二天就有這個想法了,就感覺就有犯罪這個想法了,就想著去外面尋找目標。

 陳老師:當時是想強姦婦女?

 犯人:對。

 陳老師:並不是想殺人?

 犯人:當時沒有殺人的想法,還因為當時就是隨機找到一個目標,當時因為跟受害者,受害者以前我在那邊租房,我們都是鄰居以前。他們一家就是說一家三口,我以前在那邊住的時候,我感覺他們太幸福了,看到那家人太幸福,我心裡就是。

 陳老師:不平衡。

 犯人:不平衡,為什麼我一直就是說找不到我合適的另一半,就這樣,感情不順,當時就是想強姦那個女的,然後那個女的就是反抗當時,反抗然後把那個女的殺死,她旁邊還有一個小孩,那個小孩才一歲多,然後他就在旁邊哭鬧,然後我就是怕驚動別人,然後我就捅了那小孩幾刀。

陳老师:也死了?

 犯人:對,當場死亡。

 陳老師:你後來還姦屍是吧?

 犯人:對,反正就是為了發洩,發洩心中的不滿。

 陳老師:仇恨。

 犯人:就是發洩心中的仇恨,怨恨這個世界的不公,這個社會不公,就感覺。

 陳老師:怎麼不公?

 犯人:感覺自己那個時候活著就是多餘的,天天就是那樣想,有種厭惡這個世界了,有好多時候都想著輕生,我感覺反正自己都不准備活了,感覺做完以後就不准備活了。

 陳老師:你不是一個工廠的一個工人嗎?生活都很正常,你為什麼不想活了呢?

 犯人:很正常,然後就是感覺掙不到錢,在工廠掙的錢還不夠自己用平時,大多都是拿那個錢吃掉賭掉了。

 陳老師:你還賭錢?

 犯人:對。

 陳老師:在你周圍這樣的朋友多嗎?

 犯人:這樣的朋友不多,他們的條件都很優越,然後對我心理就造成了很大的壓力。

 陳老師:你看這事情過去半年了,你現在回想自己錯在哪裡?

 犯人:我想要的得不到。

 陳老師: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想要的那些東西其實並沒有必要,比如說吃喝玩樂,那麼高的消費享受?

 犯人:當時那個思想價值觀不一樣,當時想著就是來世界上一趟,我平時也很少跟家裡聯系,就想著自己反正在外面要享受最好的,當時就那樣想。

 陳老師:來到人世間要享受到最好的,你這種觀念是受誰的影響?受什麼的影響?

 犯人:受那些朋友的影響。

 陳老師:大家都是這想法?

 犯人:大家都是這樣想,就是想著來這個世界上如果就是能吃好的玩好的,然後就是說不要去活太多年就可以了,都是那樣想的。

 陳老師:不要活太久,只要能享受夠了就行。

 犯人:享受夠了就是說沒有白來一趟,白來世上一趟。

 陳老師:你周圍的這些年輕朋友都這樣想?

 犯人:好多年輕人都是這樣想。

 陳老師:這個殺人犯我們看他,兩條人命死在他手裡了,我們用一句話,說這人是變態,對,那麼他在殺人之前,我們有沒有看出來他是變態?這是關鍵,看出來就可以預防。我們看出來了嗎?連他自己都不覺得,周圍的朋友也不覺得,為什麼?跟他一樣都是變態。

 換句話說我們今天周圍這樣的人就是沒殺人,但是已經變態了,機緣成熟將來他就會像這個人一樣也可能是殺一個人,也可能是拿刀捅人,傷害別人,程度不同但是都會危害社會。現在問題就出來了,這個人殺人之前他肯定不正常,要是正常他怎麼會這樣呢?有因就有果,那個因肯定是不對的了,但是我們為什麼發現不了?殺人了才知道他是個變態,殺人之前難道他不變態嗎?

 我們聽聽他的懺悔的價值觀,是什麼?四個字「醉生夢死」,活著幹嘛,不要活那麼久,過把癮就死,這個話是一本小說的名字,這個上年歲的人還都看過這個,二三十年前好像就有這本書,電視劇也有,叫【過把癮】,網絡、小說、電視、電影,國內的、國外的,天天都在教醉生夢死,換句話說天天教人變態,過把癮就死難道不是變態嗎?

 它就可以出來這個書,為什麼呢?西方的價值觀,言論自由、出版自由。我還看到很多書,我採訪的學生他們講,我怎麼學壞的?還有監獄犯人講怎麼學壞的,看過一本書叫什麼【壞蛋是怎麼煉成的】出版自由,出吧,你再看看現在的網絡遊戲,殺人遊戲,哪個孩子沒玩過?暴力色情、殺盜淫妄,在電影、電視這些媒體當中散佈了多少年了,舉世的這個價值觀,尤其年輕人,掙錢幹什麼?吃喝嫖賭、醉生夢死,不就這個嗎?

 剛才這個犯人講得很清楚,我不想活那麼久,換句話說把這兩個人殺了,殺了就殺了,反正我也沒想活多久,我們跟大家講這就是變態,但是有這種觀念的人,年輕人,尤其是年輕人,我想我們周圍都有,多麼可怕、恐怖的一個現實,那就像一個一個炸彈,說不定他什麼時候就開始要砍人了,因緣成熟了,反正他也不想活了嘛,想要的那個他也得不到,他沒錢,他就報復,他就扭曲,殺不了別人自殺,自殺也很多,價值觀決定生死,難道不對嗎?

 所以價值觀的教育太重要了,謝總那個傳統文化培訓班,很多官員、社會各界人士、學壞的人們都去,都教好了,有的人就說風涼話,你是不是被洗腦了?什麼叫洗腦?這是一個貶義詞,大家對這個詞沒有好印象,要我說這個洗腦是個中性詞,你不被聖賢的、做好人的、倫理道德因果的教育、你不被這個好的教育洗腦,那你就被殺盜淫妄洗腦,總之你腦子是要接受,不可能一個人腦子什麼都沒有,所以有人講,我有我自己的主見,我不聽這個,你不可能不聽,這電視打開你看一分鐘你就接受一分鐘,所以我們一定要知道,從古至今人為什麼會學壞?人為什麼會幹出這種令人髮指的事情來?沒有受人的教育,人道的教育,倫理道德因果就是人道的教育,這教育沒有了,他受的都是什麼呢?歪門邪道的教育,所以在他腦子裡邊善惡、是非、美醜、智愚的那個標準沒了,你說他那個腦子裡邪惡的那些想法天天都有,黃色錄像他不講天天看嗎?喝完酒那幹什麼去?反正也不想多活了,你聽他哪一句話是人話,哪一個觀念是人道的觀念,符合倫理道德的?都不符合,為什麼呢?沒人教啊。現在電影電視教的都是這個,刺激你慾望他好賺錢哪,我們大家想一想,沒有進監獄,在社會上散佈的,有行為能力的,十幾歲就可以了,一直到中年,甚至上了年歲的,有這種觀念的,有邪知邪見觀念的,邪惡的這些觀念的,醉生夢死這些觀念的人太多了,我們聽了不感到害怕嗎?說實在話,人犯了罪、殺了人進了監獄再受教育已經晚了,已經是第二步了,那兩條人命怎麼算呢?我就想到那個家庭,一家三口很美滿,你看看飛來橫禍,遇上這麼一個無恥的、令人髮指的這麼一個邪惡的人,他為什麼是這樣,他的價值觀是錯的嘛,學這個西方的這些價值觀,恣情縱慾,活著就是為了這個,所以說他不可能不扭曲,不可能正常,你說這變態。他為什麼變態?哪來的?價值觀教錯了,倫理、道德、因果這三個教育,傳統文化的教育都是正常的,保持你的人性,為什麼不在全社會來推廣,減少犯罪率,減少犯罪率最根本的就是把人們的價值觀恢復正常,統一價值觀,舉國上下太平、和睦、幸福,國泰民安,全在這個價值觀,要把它統一了,這個東西是亂的,亂糟糟的,現在你看這個新聞,光這個網上報導今天砍人,明天是爆炸,後天又砍人,全是這些,你說你看著不害怕嗎?為什麼他們變態?貪心太重,學佛人都知道貪、嗔、痴、慢、懷疑五毒,貪是最根本「諸苦盡從貪欲起」,貪得不到了,你說我想要這個得不到了,心裡不平衡了他就會嗔,就是怨恨,嗔就是嗔心、怨恨,所以他為什麼仇恨政府、仇恨社會,心理扭曲,貪得不到。師父老人家把這講的多透徹,所以要想讓那些怨恨的人減少,扭曲的人減少,第一步就是減少貪心,但是我們今天看社會,西方價值觀、經濟學家都在那喊,刺激人們的慾望,刺激消費,那慾望還不夠高,還不夠貪,更貪,這個能好嗎?

 陳老師:進到監獄裡邊來,第一次學到傳統文化吧?

 犯人:第一次接觸。

 陳老師:從來沒聽說過?

 犯人:以前根本沒聽說過。

 陳老師:對你有什麼影響?

 犯人:感覺來了以後就是震驚很大,觸動很大,感覺來的時候。我當時入所的時候第一天就自殺,當時在所裡。

 陳老師:不想活了?

 犯人:不想活了當時,然後所裡的領導找我談話,就是意思是說身體不屬於自己,是屬於父母的,身體不屬於自己一個人的,我感覺這樣死了太對不起我的父母。

 陳老師:你今年二十六歲了是吧?

 犯人:二十六歲。

 陳老師:從來不知道這麼回事,就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人要盡孝,做任何事情先想到父母家人,沒有過。

 犯人:做什麼事情都沒有想過這些,通過學習以後很後悔,以前不知道孝敬父母,好多年我都不回去一次,就這樣想。

 陳老師:有了錢都自己花?

 犯人:有了錢都是自己花掉,好多時候就想如果早點接觸那個傳統教育,可能我不會有今天的。

 陳老師:好多道理你懂了,你不會幹傻事了。

 犯人:就是不必跟人家爭,跟人家攀比,自己不能說嫉妒別人,羨慕別人,那都是人家別人做出來的。

 陳老師:就是別人家行善積德,人家得的善果是吧,你也做善事你也會得善果。

 犯人:對,我以前就是在外面做的,就盡做些惡事以前在外面。

 陳老師:以前完全不懂這個道理,完全以為是競爭能夠把這爭來的,是這個想法是吧,結果沒爭到就怨恨是吧?

 犯人:對。

 陳老師:如果你早一天學傳統文化知道人家幸福是因為什麼,是因為過去行善,他有善報。

 犯人:就是在外面闖蕩這幾年感覺學了太多不好的東西。

 陳老師:受污染?

 犯人:受污染了。

 陳老師:我們常常聽說現在人都瘋狂了,今天我是第一次面對面地聽你講這些話,這都不是人幹的事情,你現在有沒有想過你怎麼會做這種事情?

 犯人:當時這個事情我一直心裡很內疚的,就是說自從到了看守所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就感覺很內疚,為什麼自己會做出這種事情,真的不是人幹的事情,就是想著我怎麼會當時會忍心傷害一歲多的小孩,我都下得了手,當時就想著,如果是放在我的老婆小孩,如果出這種事,我肯定也沒活下去的勇氣了,當時就想,我自己好像都無法原諒自己,還經常夢到受害者。

 犯人:還經常夢到受害者。

 陳老師:她在夢裡是什麼樣子?

 犯人:感覺就是渾身血淋淋的那樣,感覺好像就是要報仇。

 陳老師:報仇?

 犯人:要報仇的那種,好像就是這樣.我每次就是看到以前公安機關給我的那些圖片的時候,我就是自己心裡就是受不了,感覺看那些圖片,天天處於恐慌之中。

 陳老師:常常有這種恐懼的心,你就知道惡的東西人的心裡是放不了的,它一天都放不了,所以說人不要造惡,是天經地義,是真理。做善事你每天都很幸福,對吧?這不是誰教給你的,你自己有體會,你造了惡事,你現在天天你什麼體會,你知道,你可以跟大眾講,對吧?

 犯人:對。

 陳老師:現在難,麻煩在哪裡?就是沒人教,大家不知道什麼是惡的,什麼是善的,天天吃喝嫖賭,把這個當成善的了,當成天經地義的了。

 犯人:對,那個時候就是想著人來到世上就是要為了享受的,別人能享受的為什麼我自己不能享受,那時就這樣想。

 陳老師:得不到就殺人,就用這種方法,像這些黃色錄像網站,你們過去經常看這些?

 犯人:以前就是沒事的時候通宵就在這個網吧然後就看這些。

 陳老師:網吧裡都是這些黃色東西?

 犯人:對,網站隨時那時候都可以看得到。

 陳老師:隨便看?

 犯人:對。

 陳老師:你看了多久?

 犯人:有四、五年時間了,沒事一個人就是看這些。

 陳老師:在網吧裡年輕的孩子很多。

 犯人:年輕的很多,然後就是成群,就是結伴,就是成群結隊地都到網吧去看這些。

 陳老師:有沒有看到過小學生也看這些黃色的東西?

 犯人:十幾歲的也很多,就是大搖大擺的他們那些人,沒有什麼遮掩的,就那樣別人都在旁邊坐著,他們就那樣開著,沒什麼感覺,他們感覺什麼不好看的,他們就感覺那樣。

 陳老師:換句話說一點羞恥心沒有了。

 犯人:沒有羞恥心,感覺現在這個社會這些都很正常了。

 陳老師:正常。網絡害人、網吧害人,這話說了我想沒二十年也有十多年了,這個犯人又在講這話,誰把他害了?網絡、網吧。

 我們最近看那個新聞,山東青島二十七歲一位小伙子,快三十了,追到工地去找他爸爸,他爸爸是個瓦工,跟他爸爸要錢,他要上網吧去玩遊戲,沒錢了,要不給,不給我就從這工地的樓上跳下去,那個包工頭嚇壞了,趕緊拿了五千塊錢給這個小伙子,你快走,你別在我這齣人命,特嚇人。

 我們大家想想,快三十歲人在農村那應該是孩子爸了,你看他在幹什麼?不管自己的父親的死活,一個瓦工五千塊錢應該是兩個月的工錢我估計,你死活跟我沒關係,飯錢那不管,我先拿著錢去吃喝玩樂去,去網吧去打遊戲去,他要娛樂、他要玩,你得給他,我們知道這個網絡上還有賭博的,所以這錢未必夠用,那沒準過一段還得找他來要錢來,反正一要就有,我估計那個時候跳樓的就是他爸了,那不是他了。

 但是他沒感覺,以死相逼,你不給錢他就這樣,這就是現在,如果這個年輕人他還真是個爸爸,你想他兒子能教得好嗎?當爹都這樣跟爺爺這麼要錢,你說這家不是出敗家子,那能出人命啊,他能教出好人來嗎?這就是現在網絡這些遊戲把人控制、影響到了什麼地步,那是網吧害人,還是沒人管,網吧沒有人管。

 我記得在那很多年前,零六年的時候我們很幸運能夠專訪師父老人家,老人家就講這個東西是害人的,要把這些網吧關掉,你說多少年了。

 插播【2006年和諧拯救危機】專訪

 陳老師:您曾經有個建議就是說,國家為什麼不把網吧給關掉呢?您這是隨口一說還是鄭重的建議呢?

 師父上人:鄭重建議。你這個東西要是關閉的話救了多少人,你看現在多少青少年犯罪都從這學的。你不希望有青少年犯罪,青少年犯罪這個犯罪率年年向上提升,怎麼提升的?就是因為這個。只要這個東西存在,肯定一年一年會向上提升,到最後的時候不可收拾,那個時候後悔莫及了。

 陳老師:說你很多經濟行為都受到了政府的干涉,政府也不讓開網吧,也不要有這個網絡的自由,那麼政府會有相當的壓力。

 師父上人:這些代價是什麼?是把全國的人心毀掉了,把國家民族的前途毀掉了,那麼你的民族會墮落,你將來付出的代價是你這個民族的敗亡,要付出這個代價。

 陳老師:零六年的時候,你說多少年了,家長們,我們看那些報導,哭天喊地把孩子害了,這個網吧關不了,網絡遊戲照玩不誤,暴力色情都在裡邊,有殺人遊戲。你看看這個二十七歲的這大老爺們,不讓我玩我就死,不讓我打遊戲、不讓我消遣,他為什麼把命看得就這麼賤呢?把玩看得這麼重?腦子已經徹底迷惑了,那命不值錢,爸爸的命更不值錢,我就得玩,大家想這正常嗎?這不是變態這是什麼呀?

 我相信有的觀眾會講,我孫子、我孫女就這樣,我兒子就這樣,那就是變態,你小心將來會出人命,不是嚇唬人,眼前這個例子就這個,我們剛才看的採訪這不就是一個嗎,他為什麼那麼扭曲變態?他不想活著,殺人無所謂,為什麼?我們過去有句話叫鬼迷心竅,鬼是什麼意思?貪心的意思,鬼道是貪心,那裡邊教給他的全是邪魔歪道,一點正的沒有,全是刺激的。

 這些網絡開發商、遊戲開發商都是為了賺錢,他不管這些年輕人,這些孩子死活,所以我們在網吧去看,你看那小孩好像在那打遊戲沒什麼,你看到的種子沒什麼,一個小種子沒什麼,它將來遇到了緣分,這個種子遇到了水、陽光、養分它就會開花結果,惡因一定會結個大惡果,可了不得。

 這個二十六歲這個河南的,兩條人命,他當年在十幾歲、二十多歲,在網吧裡玩遊戲的時候,看黃色這些東西的時候,你知道他將來會殺兩個人嗎?你也不知道,所以我們就知道網吧、網絡遊戲那些地方,那是犯罪的溫床、土壤,為什麼不把它給剷除掉呢?所以說我們要尋找這些犯罪的根源,這就是一個,它天天在教啊,教的人最後就是五迷三道,腦子裡邊都是妖魔鬼怪,最後他就是妖魔鬼怪。

 你看那些網絡遊戲那出來那些畫面,那些我真的都沒見過,沒有一個美好的,全都是暴力色情、妖魔鬼怪,你說天天孩子看這個,他能正常嗎?最後他就是妖魔鬼怪。

 最近還有一個報導,新兵入伍就在部隊裡要上交手機,把它沒收掉,為什麼呢?手機成了他們的命根子,離了手機神情恍惚,要天天上網,有空閒他就玩遊戲、就聊天,這些都是保家衛國的軍人,他們現在都這樣了,大家想想可怕不可怕,手機成命根子了,不是槍,那有一天真的是要保家衛國上戰場了,手機沒了,我相信他站都站不穩,為什麼呢?命根子沒了嘛,天天神情恍惚,淨琢磨那個東西了,你說這個東西多可怕。

 所以我們要想復興我們的民族,振興我們的國家,網絡這個毒品這個毒害要不把它給清除掉,那真的是想好萬難,所以我們看到這些新聞報導,我們要覺醒,這些都是亡國敗種的根源,要先把它剷除掉,不要拿西方那一套再來當幌子了,這是他的自由,你看看他玩那個遊戲,魔獸,又是魔鬼,還是野獸,魔獸,你說我們的下一代,我們的大好河山就會被這些東西全部腐蝕掉,全部敗壞掉,為什麼?人它給你糟踐了,年輕人都弄這個了,最後他就是魔,他就是獸,今天採訪這犯人這不就是嗎?你能說他不是魔獸嗎?誰教的?網絡、遊戲、媒體。

 陳老師:現在你受了傳統文化的教育,你自己的羞恥心生起來了。

 犯人:現在我都不好意思講這些,自己感覺自己犯下的事太丟人了,好像現在我自己都很少提起,不願別人提起,感覺很不光彩的這個事情。感覺給家裡人、父母、這些親戚帶來很大的恥辱。人的思想價值觀還是從小培養的,這個家庭也是很大一方面,如果是一個家庭和和睦睦的,一個家庭和睦好多不幸的事情都不會發生了,因為現在好多事情都是出事就出在單親家庭,因為我自己也身處單親家庭。

 陳老師:你是單親家庭?

 犯人:我是單親家庭。

 陳老師:就是父母的這種戰爭、爭吵對你影響很大是吧?

 犯人:對。我父母,然後就是從我小時候記事起三天兩頭就爭吵,就為這些。我就受了打擊以後,從我輟學以後,我出來打工就一直沒回去過。

 陳老師:怨恨家庭?

 犯人:怨恨家庭。

 陳老師:怨恨父母?

 犯人:對。

 陳老師:你沒有體會過家庭的溫暖、幸福?

 犯人:小時候都沒有體會過。

 陳老師:所以我們常常說一個極惡的犯罪分子,一個惡人,他是有原因的,那個原因其實往往來自於家庭的教育,家庭教育失敗了,父母不會當了,最後生出來個孩子,誰也沒想到竟然是殺人犯,你也沒想到。

 犯人:沒想到這輩子會坐牢,我也很少想到。

 陳老師:更沒想過自己會殺人?

 犯人:沒有想到。

 陳老師:所以這個惡果是不知不覺當中結出來的,你周圍跟你有同樣觀念那些朋友,他們現在還在吃喝玩樂。

 犯人:天天就是吃喝玩樂。

 陳老師:對啊,現在社會上這些年輕人都把這個當成生活的目的了,你今天對他們想講什麼?

 犯人:不要說整天沉迷於這些酒色,做一個爭取上進的人,要把榮辱觀放在首位,人要知道羞恥,然後就是說要知道孝順父母,不要說等到做不到的那一天才知道後悔。

 陳老師:你現在很後悔吧?

 犯人:現在很後悔,我每天晚上想到家裡人就睡不著覺,整晚地就睡不著覺。

 陳老師:你犯的這個罪,你想像會是什麼結果?

 犯人:知道,肯定是要殺人償命的,自古以來就是殺人償命,如果政府真的要判我死刑我也沒有什麼怨言的。完全是自己自作自受,走到今天。

 陳老師:那有可能是你最後一次跟大家談話。

 犯人:對,有可能是最後一次。

 陳老師: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受這個刑罰,槍決。

 犯人:對。現在就是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母親,我母親現在年齡太大了,到老了還要白髮人送黑髮人,這是世間最痛苦的事,白髮人送黑髮人。如果我母親為我的事情,如果出現什麼意外,我自己就算走了自己也會真的會死不瞑目的,真的。我真的每天在這裡祈求,就是說希望我的母親健健康康的,不要為我的事情過度悲傷,原諒我所做的這些,以前做的就是不孝。

 陳老師:對這個受害人家庭,包括受害人,你有哪些要講?

 犯人:對受害者我就感覺很對不起他們,對他們造成的悲傷,對他們造成的悲痛,這是永遠無法彌補的,用多少錢都彌補不了的,如果真的被判處死刑了,到時候我就把身體器官最後無償地捐獻給社會,就是為我自己贖罪,自己犯下的錯誤贖罪。

 陳老師:其實傳統文化教給人是安貧樂道,不要貪,不要爭,如果你早一點學這些東西,從小你的價值觀就是不貪不爭,你自己不可能走到這步。

 犯人:那不可能。

 陳老師:那家人也不會兩條人命。

 犯人:對。

 陳老師:你媽媽更不可能到晚年白髮送黑髮,不可能,這多少人受害。

 犯人:這就是毀了兩個家庭,這個事情。

 陳老師:你是不是體會到早一點受這個教育的重要?

 犯人:是。

 陳老師:人不貪不爭在這個世界上多自在。你看我們那論壇裡邊講,八塊錢的布鞋、一塊錢手機,你聽到過了,大家做義工沒有任何收入不也活得挺好嗎?

 犯人:現在就是看明白了,感覺以前如果是那樣早點接受這個教育,就是想著在外面平安就是福,一家人快快樂樂在一起這就是最大的福份,何必去爭求那些名利那些,就是想著這樣;再怪就是怪我自己交友不慎,就是親近那些不良的朋友。

 陳老師:吃喝嫖賭。

 犯人:就是接觸這些人,吃喝嫖賭的朋友,真正對我有益的朋友我從來不去接觸的,就是這樣。

 陳老師:你現在想想你為什麼會這樣做呢?是不是善惡的標準不知道?

 犯人:以前沒有界限的,以前分不出善惡的以前。

 陳老師:你這個生命倒計時了,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要上刑場了,你還有什麼勸告?

 犯人:即將離開這個世界上的人了就算是,我對大家說的這些也是最後一點勸告,網絡,關於色情暴力,現在就是全社會都很普遍的,對於青少年影響就是極其惡劣的。好多青少年現在就是模仿,模仿電視網絡上這些視頻,就是說現在走上犯罪道路,現在就是說如果沒有犯下大錯誤的這些青少年,我就是呼籲他們以後遠離這些色情暴力場所,不要再犯下我同樣的錯誤。希望網吧,還有娛樂場所、色情場所,國家能關掉,確實害了很多人,我這個案子就是一個典型。

 陳老師:你這個殺人、姦屍都是不由自主的吧?

 犯人:不由自主,當時控制不到。

 陳老師:完全控制不了自己?

 犯人:自己當時控制不了。

 陳老師:這就是什麼呢?過去看這些黃色的暴力的太多了,他到時候自然就這麼做了,自然殺人,自然做這些事情,是這個體會是吧?

 犯人:是這個體會。

 陳老師:所以天天讓網絡、讓這些影視、暴力色情天天教你,最後就是殺人犯。

 犯人:如果社會上沒有這些色情暴力的,太多的關注這種的視頻、這種宣傳,也許我不會走到今天的。

 陳老師:那個家庭也不會死兩口。

 犯人:對,也不會說現在造成兩個家庭的悲痛。

 陳老師:看完這個採訪誰能夠心平氣和,誰能夠無動於衷,師父講經告訴我們,在古代說一個縣城這個地區裡出了一個大逆不道的人,殺人犯,從這個做官的他開始要帶頭受處分,不僅是他,過去縣城都有城牆,那個城牆要挖掉一個城角,大家一看這個地方出了大逆不道的惡人,這是你當地的恥辱,你怎麼做的官,怎麼教育的這些人,所以說這種處罰​​從古至今擺在頭一位,為什麼呢?就怕人變態了,人不是人了。

 像這樣的案件你到網上,到這些媒體上去看,常常發生現在,我們都忙不過來了,看了之後都麻木了,那是太多了。你說這個案件,他不想活了,就這二十六歲就這小伙子他不想活了,他醉生夢死,你說那一家三口招誰惹誰了,媽媽和女兒都死了,二十多歲,還有一歲多,兩條人命。

 這小伙子肯定槍斃,三條人命,這小伙子有個老媽媽,老母親你說看到這樣的事情,一口氣不來也走了,四條人命,那三口之家上邊也有老人,那萬一再死幾個老人,你說這是多少條人命,就這麼一個害蟲,就這麼個魔獸,二十六歲這個,他一個人價值觀錯了,你說另外給這個社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和惡略的影響,這個損失沒辦法用錢來衡量,用什麼都衡量不了。

 所以我們做這個節目就有個心願,希望從事司法的、教育犯人的這些專家、學者、幹警,我們大家都來研究研究這些案例,別讓它出了不行嗎?社會上那些年輕人別讓他有犯罪的這個機會了不行嗎?這是老百姓的心聲,也是我們國家領導人,我們的國家領袖、各級官員的心聲,谁愿意出這事,太慘了,那是我們的恥辱,古代是恥辱,現在更是恥辱,為什麼呢?你不說你比古人進步了嗎?這進步的怎麼還不如落後的呢?

 所以我們看了這些節目,師父老人家講要反復看,當做課程、教材來看,這採訪我們不能白做,多看幾遍,目的就是什麼呢?這個節目大量流通,我們找到了治國平天下的好方法,我們希望我們的祖國,希望我們這個民族安定、太平,就是這麼個想法,不希望這麼亂,不希望人都變成魔獸,師父也是這個想法。所以說像這樣的節目我們總是希望普通老百姓也多看,你家的孩子是不是這樣子,有沒有碰這個網絡,你看他在那玩挺高興,就這個殺人犯他也挺高興當初,他肯定也覺得挺好玩,他媽媽看見,你看我這兒子個子挺高,五官端正挺英俊,你能想到他將來這樣嗎?種子你看不到,聖賢看得到啊,所以我們為什麼要追隨師父老人家?求學。儒釋道都跟他老人家學,為什麼?他老人家看得到,我們做專訪這麼多年,從零六年到現在八年了,沒有問題他老人家解決不了的,換句話說經典裡邊的東西,師父引用出來答案全在裡邊,你能不學嗎?有什麼理由不學?所以這個採訪不是一般的法制節目,我們就希望把這些事件去根,斬草除根,再也不出這樣的惡人,我們要給全世界做好榜樣,我們這沒有變態的人,為什麼?我們價值觀都換了,沒有那些邪惡的價值觀,恣情縱慾,盡情享受,過把癮就死。中國人自古以來沒有這樣的價值觀,現在全部被西化了,被顛覆了,所以人就壞了,一用正經的人道的教育人就好了,人是教得好的。你看這犯人最後他提了個請求,跪在地上他說給他一個機會,他想懺悔,沒準過些天就被槍斃了,也許大家看到這個節目的時候,此人已不在這個世界上了,多悲催的這麼一個人間慘劇。

 犯人:希望被我傷害過的人原諒我,現在我向大家,向你們磕幾個頭。到這個時候我才深深明白,我知道我自己錯了,做了太多的錯事,特別是對不起我的父母,讓我的父母晚年的時候得不到兒子的贍養,自己是一個大不孝的人,希望我的父母能原諒我這個不孝兒,現在我向我的父母磕幾個頭,就是說表達兒子對你們的不孝、對你們的懺悔,希望父母能原諒,希望爸媽能原諒我。爸媽,我錯了,請你們原諒我。

 陳老師:這個採訪看完了,觀眾提了一個問題,這個問題家家戶戶都有,說那一家三口那母女被殺死了,他們多無辜啊,看了之後,尤其現在社會上這些新聞,大家看了越看越害怕,今兒砍人,明兒爆炸,怎麼辦?這些歹徒我們看不出來,怎麼防備?傳統文化儒釋道能不能解決?有沒有方法?有,真的有,就是我們剛才說的那句話「人有善願天必佑之」你要相信這句話,你一家人有一個統一的觀念,我們家「諸惡不作眾善奉行」我們家慈善人家淨做好事,坑別人害別人的,什麼吃喝嫖賭、貪贓枉法的事一概不幹,我們家就是善人,善人之家,好人「說好話存好心行好事做好人」這就是我們家標準,那怎麼樣呢?你們家就安全,真的。【太上感應篇】這經典哪,這上邊不是教給大家了嗎,「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」龍天善神都會保佑你,是真的。那你說理解不了,沒關係,理解不了你先發善心,你先得到保護不行嗎?還是那句話,不管黑貓白貓,我先受保護,我不能說這個能保護我,但是我理解不了它我先不要,你會這樣嗎?先得到安全哪,經典上不會騙我們哪,這東西如果是騙人的,我們老祖宗能往下傳給子孫嗎?換句話說騙人的東西能傳五千年、一萬年嗎?能奉為中華文明的命脈嗎?它不可能嘛,所謂「天佑中華」這報紙上都登這個,這能是假的嗎?所以說我們一定要知道,生活在今天這個世界,這個亂世,最好的方法心裡邊存著善念,善念的頭一個標準不自私、不坑人害人,缺德的事不辦,寧可自己吃虧,好人。真的是這樣啊,所以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」這儒家的。剛才講【太上感應篇】是道家,佛家那更簡單,四個字「阿彌陀佛」心的力量不可思議,現在量子物理學家已經證實這一點,【念力的秘密】你看這本書裡就講到,人的心念的力量不可思議,有特異功能的人能見到,見到什麼呢?你看這個字,你寫一個字他放在手裡,他就能知道這個字是什麼,特異功能的人,這我們都經歷過,我上初中的時候我們班上有個同學叫柳旭,我印像很深,他有特異功能,耳朵能聽字,一九八二年八一年那個時候,我們當時寫了個字,四個字放在他耳朵裡,他能聽,我們全班人都在,班主任也在,當時快過年了,他聽出來了,他說新年快樂,果然是,這我們當時都看到,有的人真有這個能力,科學家所謂特異功能,外國科學家更相信這個。我記得是在台灣或者是日本做過這個實驗,給那個小孩子寫字,那孩子有特異功能,上邊寫了個佛,拿在手裡,那個孩子就看著跟周圍人說,看不清這個字,那你看到什麼?看到了光。他所說的這些話和一些老念佛人、老居士他們親身的感受一樣,那些老居士他心清淨,他能看到念佛人發光,這是真的。你看一樣啊,所以佛號的力量不可思議,阿彌陀佛!沒事就念這個,你說不理解,沒關係我們不是講鄧公名言嗎,白貓黑貓你先不要管它,理解不了先放一邊,你先受保護,沒事就念這個多好啊,沒有什麼損失和代價,別人不愛聽默念,不討人嫌這多好,你知道你在發光啊,真能保護你。多聽老法師講經,把這個講的很清楚,邪魔外道不靠近,真的。你面容慈祥,說話言語端正,說實在話,那些邪魔外道往你那一看他也沒感覺,他就走了,這就叫佛菩薩保佑,他不迷信啊,心的力量不可思議啊,現在量子物理學家正在研究,美國太空總署N瀋陽現場觀眾S瀋陽現場觀眾也在研究,師父講不超過十年、二十年,這個結果就會出來,出來之後它跟佛法所講的一樣,儒釋道那個釋就是佛教,他一樣,到那個時候你發現這是科學,晚了,為什麼呢?你說你這十年、二十年受了多少罪,對吧?識時務為俊傑這是好話呀,老祖宗不會騙我們哪,我們給大家介紹的就是在今天怎麼保護自己,這是最好的方法,多做慈善,多做善事,心存善念,天必佑之。不要害怕,真的不要害怕,那邪魔歪道一概不粘,不好的人不來往,你家裡那個磁場就不可思議,善人願意在那呆著,好人願意在你家呆著,惡人,斜的、歪的不靠近,這是真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達觀 的頭像
達觀

勸君勤放生 終久得長壽 若發菩提心 大難天須救

達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